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你身边的太阳能发电站源头厂家

产品中心 解决方案 经销代理 工程案例

新闻资讯
光伏进城,隆基想学特斯拉

龙头越来越真实了。


3月5日,隆基股份601012.SH )公告称将以16.35亿元收购森特股份(603098.SH)27.25%的股权,成为其第2大股东。交易价格为12.50元,这一价格比森特前一日股价(9.56元)高出了几乎30%,后者亦因此在5日当天一字涨停。


在陕西本土上市公司领域,还没有发生过如此“正面意义”的大手笔的操作,尤其是“甘当”2股东的案例。


01 找森特做什么?


为什么说是“正面意义”?因为此前陕西民营上市公司跨区域收购廖廖,即使有也是为了资本运作或实业脱困,而隆基股份本次出手,则是实实在在的“产业链驱动”。


森特股份是一家北京公司,成立于2001年,主营业务是“围护结构”,说简单一点就是为建筑的屋面和墙面提供专业设备、施工及后期维护 。这家公司累计做了2100个工程,总建筑面积1亿平方米,员工1200人,是国内第一家在主板上市的围护结构专业公司。



▲图:森特为大兴机场“穿衣戴帽”


证明森特成色的有三个指标。


一是项目指标:我们在其官网上看到,沈阳、太原、厦门的机场,西安、三亚、天津的高铁站都购买了其服务,在汽车、机械、电厂、商业办公等领域, 其甲方都是比较知名的,如北京宜家、上海中远川崎重工等。


二是财务指标:森特虽然是2016年上市, 但在近10年间一直保持了盈利,近7年来年均净利润超过2亿元,营业收入在2019年也超过了33亿元。另外森特也没有“大股东纾困”的压力(第一大股东刘爱森仅质押了其所持股权的8%), 这也能解释隆基为什么需要溢价收购。




三是业内对比 2013年-2015年,森特股份连续3年荣登“全国金属围护系统行业十强企业”冠首。在2020年度“第七届全国金属围护系统行业大会”上,森特参建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项目荣获“中国钢结构协会技术创新奖”,成为该大会上科技含量最高的奖项。


(注:森特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下降10%,利润下滑27%,主要是疫情原因)


那么隆基为什么要收购一家做“屋面墙面”的公司呢?这与隆基股份大踏步进入的BIPV(光伏建筑一体化)高度相关,简单讲就是将太阳能光伏发电方阵安装在建筑的围护结构外表面来提供电力。


这是解决客户实际痛点的大机会。中国的现状是工商业用电量大、电价高,BIPV的出现可以使自发自用比例大、回收期短且收益率高。


特别是2019年“电改”加速后,电力市场化交易推进迅速,“隔墙售电”的放开,激活了百万屋顶资源,通过安装光伏,卖电给附近的耗能企业,成为最具潜力的发展形势。


公开信息显示,隆基为这个领域已经忙活了好几年:


1:2018年:开始酝酿BIPV项目。


2:2019年中期:隆基宣布完成BIPV基础研发和产品定型。


3:2020年6月:隆基首个BIPV示范项目——汤姆森电气BIPV屋顶项目正式开工。


4:2020年8月:隆基宣布推出首款产品——“隆顶(LONGi Roof)”,并强调这是一款“装配式BIPV”,应该是更易于安装和使用的意思。




基于如上信息,所有读者都能GET到核心了:“光伏要进城了”,曾经光伏发电更多盯上的是大片的荒原或沙漠,现在要进入城市建筑的光伏市场了 。那么进入市场最快的方式绝不是自己一个个去打,而是找到这个市场上原本的大个子,如此森特股份就进入了视线。


简单说,这是一次“光伏龙头”与“围护龙头”的大合作。


02 入股后预期?


这次交易不能用“收购”,因为隆基目前只是2股东。


先看交易结构:刘爱森、士兴盛亚仍是公司实际控制人,其持股比例从57.43%降至40.18%。


再看


公司治理:公告显示森特股份董事会由8名董事组成,隆基股份可提名2名董事。 监事会由3名监事组成,隆基股份可提名1名监事。在隆基股份相关公告中还可以看到: “森特股份总经理或财务负责人也将由隆基股份推荐,并由森特股份聘任。


“提名总经理”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这涉及到我们最关心的问题——“协同效应何时能发挥出来?”


金融棒棒糖认为:


一要看森特本身攻击市场的能力:天风证券曾在研报中直接点明了“围护市场”正在进入高手比拼阶段


因为这个市场的甲方都很牛,尤其是机场航站楼、火车站及大型交通枢纽、会议及展览中心、体育场馆等,此类建筑特点是跨度大、层数低,通常为钢结构,其中又以金属围护为应用主流。这些甲方工程品质、个性化要求、交付期限、工程服务和承包商实力的要求只会越来越高


二是看隆基产品能否打赢市场:隆基股份相关人员曾经接受媒体报道时称,“隆顶”对工商业屋顶系统进行了有针对性的设计和性能升级,对于“屋顶”的传统职能(保温散热、防风防水、防火防雷抗冲击)等方面有全面提升,使用周期最长可达30年,是传统彩钢瓦屋顶有效使用年限的2至3倍。


同时,隆基隆顶BIPV系统具备光伏发电功能,产生的清洁电力在满足企业自身用能、节约电费的同时,还可以并网售电获取电费收益。


三是看双方合力的交付能力:股权合作之后应该会很快进入业务合作,目前隆基首座BIPV工厂采用了“智能制造”模式(金融棒棒糖团队2020年12月初参观时发现:机械手臂要远远比工人多),目前该工厂设计3条全自动生产线及1条研发线,全线投产后年产能1GW左右。


我们虽然不清楚森特的产品生产周期与交付模式,但双方应该会迅速进入“匹配”阶段,无论是商业订单的获取还是一线的安装与施工。




那么如何期待双方唱出大戏呢?


2021年1月8日,无锡连城凯克斯BIPV光伏发电项目正式交付运营,这是隆基股份首个新建厂房BIPV光伏发电项目,也是江苏省首个装配式BIPV应用案例。


为什么是连城数控?因为这是原隆基重要股东李春安控股的公司(新三板精选层第1支百元股),虽然在2020年12月以158亿元之巨资将6%的隆基股份转让给高瓴投资,但仍有明显的“兄弟相帮”之意味。


因此,在金融棒棒糖看来,与连城凯克斯相比,何时“隆基+森特”能够在更有社会意义的标志性工程中落地,例如“大型机场”,并且对双方业绩产生明显提升,今天宣布的股权合作就更有魅力了。


03 特斯拉不止是汽车


BIPV(光伏建筑一体化)的市场真大。


安信证券则称中国2025年BIPV市场规模将接近600亿元,5年复合增长率达到40.39%。


而与存量相比,增量确实是更引人入胜的机会,隆基相关人员曾表示:“目前我国每年有约40亿平米的建筑竣工面积,其中5%使用BIPV产品即可达到近20GW的装机容量,约等于一个三峡工程。 ” 



▲图:美国太阳能屋顶


但是金融棒棒糖只是一个区域财经观察者,我们无意也无力就BIPV市场做更专业的分析,我们的视角多数是“陕西民营企业”的思考,这个问题的核心是“隆基到底是怎么样成为明星的”?


1. 做“大企业”要踩对大势 


“碳中和”和“碳达峰”是中国的郑重承诺,但在此前十多年间却少有企业如此坚定的预判,起码坚守的难度是比较大的。


2. 踩对大势还要“踏准节奏” 


隆基其实并不是一帆风顺,上市首年即遭遇意外,后来又连续碰到光伏补贴政策的巨变与全球产能的大整合,而每一次他们似乎都很好运,实现了逆势成长。但事实上,这里的科学决策太重要了。


3. 踏准节奏的核心是“技术驱动” 


隆基对研发的投入在陕西是罕见的,仅2019年就投下了16.99亿元。在全球化战局下,高质量增长的实质就是科技驱动。我们之所以感慨“陕西大多数有钱老板只会干房地产”表示遗憾,也是这个原因。


 4. 做“大明星”真的要有定力 


做企业不止于赚钱,任正非所说华为之秘密就是“28年对着一个城墙口冲锋”,今天我们再看隆基股份,21年以来(2000年成立),除了光伏还干过别的事吗?


行文至此,大家会问:隆基这事和“特斯拉”有毛关系啊?事实上钢铁侠的目光已经盯上了“中国屋顶”。




2016年:特斯拉收购美国户用太阳能系统安装龙头企业SolarCity。


2019年:特斯拉能源业务实现收入15.3亿元,占营业总收入比例6.2%。在北美市场,特斯拉每年的订单量是400万个新的屋顶。


2020年:特斯拉中国以48万年薪招聘业务经理,正式涉及太阳能屋顶发电系统和太阳能发电储能产品。


截止目前,国内已有多家上市公司与特斯拉达成合作,如秀强股份(300160.SZ )正在建设光伏屋顶玻璃一期生产线,海达股份(300320.SZ)与特斯拉签订了太阳能屋顶密封件的供货合同。


事实上,隆基真正的对手可能是正在充分进入BIPV市场的本土公司,但鉴于特斯拉的狂热效应,还真不能不当回事。

 

返回
列表
上一条

隆基TOPCon电池技术分析

下一条

为什么说光伏发电是未来屋顶的必装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