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你身边的太阳能发电站源头厂家

产品中心 解决方案 经销代理 工程案例

新闻资讯
大资本跑步入场,光伏过剩的“魔盒”已经打开……

希腊神话中,天神宙斯让赫淮斯托斯用黏土做成第一个人类女人,名曰潘多拉,意在报复普罗米修斯造人以及盗取火种之事。

潘多拉好奇心强,忍不住打开了众神送的“魔盒”。被打开的盒子尽管给人类带来了幸福、爱情、友情,但同时也带来了瘟疫、忧伤、灾祸等病毒恶疾,人类从此备受折磨。

在“双碳”目标驱使下,光伏产业如今犹如美人潘多拉,它的“美丽”不仅让原有的玩家们心潮澎湃,更是开始让圈外的各路资本垂涎三尺。

在光伏“潘多拉”面前的盒子中,既有财富、名望,也有产能过剩、价格暴跌、市场紊乱等重重危机。

如今,随着“爱慕者”疯狂追捧,产能过剩“魔盒”的一角已经打开。

01  跨界者“凶猛”

为了找到公司新的业绩增长点,一个月前,上市公司沐邦高科(603398)发布了一则公告,宣称要以现金方式收购一家能源科技公司100%股权。

20220221_105540_051

这家被收购的公司叫内蒙古豪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内蒙古豪安”)。资料显示,内蒙古豪安是一家典型的“夫妻店”,以光伏硅片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主营业务, 主要产品为太阳能单晶硅片、硅棒等。

公告中并未透露内沐邦高科收购内蒙古豪安的具体金额。但从后者的财务状况来看,此次沐邦高科收购的代价不菲。

截至2021年12月31日,内蒙古豪安的总资产为4.58亿元,净资产为1.69亿元;2021年度营业收入为8.26亿元,净利润约为1亿元。

相比之下,作为收购方,沐邦高科的财务状况并不理想。1月29日,该公司发布业绩预亏公告,2021年度其净利润预计亏损1.3亿-1.4亿元。

更值得注意的是,沐邦高科是在2021年11月刚刚完成工商变更登记。  此前,该公司名称为广东邦宝益智玩具股份有限公司。

尽管在官方简介中该公司称其主营业务主要包括益智玩具业务、医疗器械业务、教育业务以及精密非金属模具业务,但实际上这是一家典型的玩具公司。2020年,该公司实现营收5亿元,净利润3992万元。其中,玩具业务营收为3.89亿元,占比高达77.8%。

从2020年财报中可以看出,在IP 授权产品方面,沐邦高科已推出国内外热门 IP 授权产品包括“樱桃小丸子”、“三只松鼠”、 “京剧猫”、“Oringa 问号鸭”、“炮炮兵”、“麦杰克小镇”、“太空学院”、“神兽金刚” 等。

但在全球新冠疫情肆虐下,玩具产品出口受到巨大冲击,这迫使沐邦高科的高层将转型之路瞄向了如今炙手可热的光伏领域。

像沐邦高科的“跨界者”不在少数。今年1月初,一家名叫景能科技的公司决定在南昌砸下100亿元,拟分两期建设景能(南昌)零碳产业基地。

上述项目的建设内容包括10GW高效光伏组件研发制造基地、5GW高效光伏电池片研发制造基地、500MW共享绿电储能站以及增量配电网、零碳创新研发中心、智慧储能装备研发制造基地等。

工商注册资料显示,景能科技的股东包括华能集团和南京远景共维电力技术有限公司,双方各持股50%。其中,南京远景共维的控股股东即为大名鼎鼎的风电巨头远景能源。

背靠中国五大发电集团之一的华能集团和中国最大的风机制造商,景能科技在光伏产业领域内的野心可见一斑。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景能科技,早在2019年年中,远景还通过与法国油气巨头道达尔集团合资成立了道达尔远景能源服务(上海)有限公司,剑指工商业屋顶分布式光伏电站业务。

在光伏“大蛋糕”的抢夺中,化工企业也不甘落后。  去年6月,有消息称,煤化工巨头宝丰能源(600989.SH)欲在宁夏银川投资建设60万吨高纯多晶硅项目,据称一期30万吨已动工建设。

除了光伏硅料,宝丰能源还建设宁东三期项目配套建设25万吨/年EVA装置,其中VA含量20%-30%的EVA可用于光伏胶膜,计划于2023年一季度投产。

2021年12月15日,在2021中国光伏行业年度大会暨(滁州)光伏创新发展高峰论坛上,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名誉理事长王勃华在演讲PPT中亦“晒”出了新进入光伏制造领域的名单。

20220221_105540_052

从PPT可以看到,已有30家企业跨界进入了光伏行业,其中近80%的新入局者都集中在下游电池和组件这两个最容易出成绩的产业端。

据媒体统计报道,新入局者则有73家,遍及硅料、硅片、电池、组件,以及玻璃、EVA胶膜等各个细分领域。

在王勃华看来,新入局者将加剧行业竞争,对传统光伏企业带来巨大挑战,对未来产业化格局也可能会带来根本性变革。

“桃子熟了,行业发展前景好了,别主角不是你了”  。王勃华警示称。

02  难逃的“魔咒”

除了已被“点名”的新入局者,更多的跨界者将在2022年跑步入场。

如果再加上传统玩家为巩固自己的江湖地位而进行大肆扩张,这个备受瞩目的明星行业或许也将难逃产能过剩的“魔咒”。

在碳中和背景下,光伏产业毋庸置疑已经成为所有能源行业中最炙手可热的“香饽饽”。而与风电产业相比,光伏制造行业的进入壁垒更低,玩具企业沐邦高科的跨界杀入或许足以说明这点。

“由于缺乏严格的市场准入制度及执行措施,在市场高涨时期,大量技术、管理水平不高的地方小企业蜂拥出现,既挤占了市场,又抢夺了资源,很大程度地削弱了行业的整体竞争实力。”  一篇名为《行业产能过剩问题的经济学思考》文章中写道。

与其它能源细分产业相比,光伏制造产业主要以民营经济为主体,民营企业成为光伏制造整个产业链的绝对主角。正因为这个独有的特性,过去十年,中国光伏产业成绩斐然,引领全球。

但如今,光伏产业似乎已经过了技术创新驱动的阶段,已经进入到资本驱动的新阶段。由于进入壁垒过小,资本觅得了“撬墙角”的机会。

资本的本性是逐利和贪婪的,它总是用脚投票,投向那些有大利可图的赛道。

事实上,判断某个行业是否会出现产能过剩,其中一个重要的标准是看“钱的流向”,尤其是明星资本机构的青睐程度。

今年1月,朝希资本股权投资基金完成了对光伏胶膜龙头企业斯威克的战略投资。资料显示,朝希资本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专注于新能源、电子半导体等五大战略新兴产业的私人精品投行。

而斯威克的核心业务为抗PID EVA胶膜、白色EVA胶膜、纯PO胶膜、共挤PO胶膜、反光贴膜、铝塑膜等一系列产品。截至2021年底,该公司累计出货量达200GW。

据36氪统计,2021年,光伏材料领域共有4笔投资,分别给到了玻璃(长利新材)、钙钛矿(曜能科技)和硅片(高景太阳能)。

其中,曜能科技和高景太阳能分别成立于2017和2019年,前者获得的是启迪之星创投和高瓴的投资,后者仅在2021年就获得了IDG资本、华金资本和国富资本的两次融资。

更为知名的股权投资事件是“资本大鳄”高瓴资本的两次出手。最近的一次是通过参与配股而成为硅料巨头保利协鑫(03800.HK)的股东。

去年12月22日,保利协鑫发布公告称,公司此轮20.37亿股股份配售成功,所得款项净额约为49.94亿港元。其中,高瓴资本此次获配10亿股份,占总配股数的约49%。

通过此举,高瓴资本拿下了保利协鑫4%股份。

参与保利协鑫配股仅是高瓴资本“光伏局”的第二场重要战役。在此之前,高瓴百亿入股隆基股份才堪称大手笔。

2020年12月20日,隆基股份宣布,高瓴资本花费158.41亿元的代价拿下了该公司6%的股份,一跃成为这家“光伏茅”的第二大股东。

除了高瓴这样的资本机构,资本“国家队”早已开始布局。

据36氪的不完全统计,自2020年7月首期规模885亿元国家绿色发展基金成立以来,中国VC/PE在脱碳领域的基金规模应已超过1500亿人民币。

以下为36氪整理出的去年7月以来在中国新设立的脱碳“大钱”(包含母基金):

20220221_105540_053

在气候变化和碳中和的大势下,光伏行业正在出现新一轮投资热潮。

早在  2008-2011年,光伏行业曾经出现过的类似的投资热潮。

2000年,互联网泡沫的破灭让焦虑的风险投资人迫切寻找新方向。3年后,第三次石油危机让国际原油价格突破30美元/桶,可再生能源投资开始受资本的青睐。

美国风投协会2008年的统计报告称,当年,美国风险资本投向清洁技术的资本惊人地占到行业投资总量的15%,头部5家VC机构贡献全行业投资项目的25%。

在欧美光伏市场的带动下,中国光伏制造开始发力,涌现出了尚德电力、赛维LDK、英利集团、天合光能等光伏龙头公司。

它们纷纷赴美上市,演绎了一幕幕精彩绝伦的暴富大戏。

彼时,跨界者纷纷涌入这个遍地是金的行业。但接踵而至的是光伏行业的“至暗时刻”。

在欧美“双反”,以及多晶硅料价格暴跌的多重打击下,中国光伏制造哀鸿遍野,尚德电力、赛维LDK等知名巨头轰然倒下,数百家光伏公司倒闭。

而从全球范围来看,2006到2014期间,全球风险资本向清洁技术公司投资的超过300亿美金损失过半。

从纺织、钢铁、有色、电解铝等行业的过往经验可以判断,正在茁壮成长为中国电力系统主力军的光伏行业的“泡沫”正在被重新吹了起来。

返回
列表
上一条

年赚一万元,啥都不用干?揭秘农村光伏太阳能骗局

下一条

太阳能光伏支架生产设备和光伏发展前景及趋势